<code id="rbgv5"></code>
    <center id="rbgv5"></center>

      二維碼

      掃一掃加入微信公眾號

      Top
      網站首頁 新聞 國內 國際 河南 焦作
      時政要聞 縣區 直播 網視 網談 網評
      今日頭條 汽車 旅游 經濟 美食
      熱點專題 房產 娛樂 體育 健康
       焦作日報 新媒體矩陣 
       焦作晚報 “焦作+”客戶端
       訂報服務 焦作市網絡辟謠平臺 
       網上投稿 焦作市互聯網舉報中心
        您現在的位置: 焦作網 > 經典山陽 > 人文山陽 > 人文山陽 > 正文

      經典山陽

      銅質買地券:隱藏其中的地名文化
      更新時間:2022-7-19 15:32:43    來源:焦作日報

        銅質買地券。(市博物館提供)

       

        從1973年至1978年,我市考古人員陸續在市區北郊老萬莊村的一個小山坡上發掘了3座彩繪壁畫墓葬,特別是3號墓葬令人驚嘆。

        在3號墓葬內,正北繪制一人,身穿朱紅色圓領窄袖長袍,腰系帶,腳登靴,舒適休閑地坐在一張大椅上,周邊有侍從人物,儼然“主角形象”。也正是在該墓葬中,出土了一件重要文物——銅質買地券,現存焦作市博物館。

        銅質的買地券十分罕見。該買地券長32厘米、寬23厘米、厚1.5厘米,券面鐫有楷書文字16行,共290字,文字工整清晰,主要記錄了墓主人馮汝楫官場發跡后,為其父親、祖父另選安葬地址的事情。

        然而,圍繞老萬莊壁畫墓銅質買地券,我市考古研究者略有爭議。比如:這座墓葬起初被認定為金墓,后被認定為元墓;墓主人馮汝楫的官位身份得不到確認。

        那么,這份銅質買地券究竟向我們透露了怎樣的信息呢?市博物館研究員張保民對此有最新定位。

        “買地券”又稱墓券或地券,是古人逝者擁有陰間土地的憑據。買地券在漢墓中已有發現,流行于宋元以后。

        張保民介紹,此買地券首句“懷孟州”,是蒙元時期焦作地區的稱謂。宋金時期,焦作地區分屬懷州和孟州管轄,沒有“懷孟州”這樣名稱的行政區劃!督鹗贰さ乩碇尽份d:“懷州,上,宋河內郡防御,天會六年以與臨潢府懷州同、加‘南’字,仍舊置沁南軍節度使,天德三年去‘南’字!庇纱丝芍,懷州在金代因與北部的臨潢府懷州同名,官方為了區別,曾在此“懷州”之前加“南”字,稱為“南懷州”!澳蠎阎荨敝麖慕鹛鞎辏ü1128年)使用到了天德三年(公元1151年),存在了23年,但后世仍習慣沿用“南懷州”的名稱。市博物館收藏有一方金大定二十八年(公元1188年)的石買地券,券文開頭為:“維南懷州修武縣孝廉鄉定禾村祭主司翌,於村之北買一段……”此時“南懷州”已經取消“南”字37年,但券文中仍沿用“南懷州”之名。

        蒙古族南下滅金時,把“懷州”和“孟州”并在一起“行懷孟州事”,自此始有“懷孟州”之稱。懷孟州從元太宗四年(公元1232年)始,迄于元憲宗七年(公元1257年)改為懷孟路總管府,僅存25年,故只有蒙元時期的人和元代人才會有這樣的稱謂。

        從該買地券記載的“懷孟州長官馮汝楫”來看,張保民介紹,馮汝楫本人在《金史》《元史》中均沒有記載。但通過研究《北京圖書館藏歷代石刻拓本匯編》(第48冊)收錄的一幅《創建開平府祭告濟讀記》拓片,確定有其人,而他的官場發跡史與元世祖忽必烈在繼皇位前到濟瀆廟祭告有關。

        《創建開平府祭告濟讀記》碑尾處記載:“宣授懷孟長官馮汝戢立石”。忽必烈開創開平府后,派人到五岳四瀆祭祀宣告。到濟瀆廟祭祀是由忽必烈王府僚屬王博文為使者,撰文并篆額書丹。長春宮道士曾志濱陪祭,馮汝楫作為時任懷孟州長官,參與祭告并負責樹碑立石。此碑中立石人姓名是“馮汝戢”,“戢”字的寫法和買地券上的馮汝楫有所不同,但可以斷定為同一人。

        張保民推論,馮汝楫任職懷孟州長官后,尤其是在濟瀆廟祭祀負責立碑后,得到了忽必烈的信任,從此光宗耀祖。

        張保民說,市博物館收藏的銅質買地券很罕見,對研究焦作地名的沿革,和蒙元時期焦作地區的社會生活狀況有著重要價值。


      (記者 王瑋萱)

      文章編輯:陳婷 
      焦作網免責聲明:

      本網所有稿件,未經許可不得轉載。
      轉載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,如有異議請聯系我們即可處理。
      刊發、轉載的稿件,作者可聯系本網申領稿酬。


      銅質買地券:隱藏其中的地名文化
      2022-7-19 15:32:43    來源:焦作日報

        銅質買地券。(市博物館提供)

       

        從1973年至1978年,我市考古人員陸續在市區北郊老萬莊村的一個小山坡上發掘了3座彩繪壁畫墓葬,特別是3號墓葬令人驚嘆。

        在3號墓葬內,正北繪制一人,身穿朱紅色圓領窄袖長袍,腰系帶,腳登靴,舒適休閑地坐在一張大椅上,周邊有侍從人物,儼然“主角形象”。也正是在該墓葬中,出土了一件重要文物——銅質買地券,現存焦作市博物館。

        銅質的買地券十分罕見。該買地券長32厘米、寬23厘米、厚1.5厘米,券面鐫有楷書文字16行,共290字,文字工整清晰,主要記錄了墓主人馮汝楫官場發跡后,為其父親、祖父另選安葬地址的事情。

        然而,圍繞老萬莊壁畫墓銅質買地券,我市考古研究者略有爭議。比如:這座墓葬起初被認定為金墓,后被認定為元墓;墓主人馮汝楫的官位身份得不到確認。

        那么,這份銅質買地券究竟向我們透露了怎樣的信息呢?市博物館研究員張保民對此有最新定位。

        “買地券”又稱墓券或地券,是古人逝者擁有陰間土地的憑據。買地券在漢墓中已有發現,流行于宋元以后。

        張保民介紹,此買地券首句“懷孟州”,是蒙元時期焦作地區的稱謂。宋金時期,焦作地區分屬懷州和孟州管轄,沒有“懷孟州”這樣名稱的行政區劃!督鹗贰さ乩碇尽份d:“懷州,上,宋河內郡防御,天會六年以與臨潢府懷州同、加‘南’字,仍舊置沁南軍節度使,天德三年去‘南’字!庇纱丝芍,懷州在金代因與北部的臨潢府懷州同名,官方為了區別,曾在此“懷州”之前加“南”字,稱為“南懷州”!澳蠎阎荨敝麖慕鹛鞎辏ü1128年)使用到了天德三年(公元1151年),存在了23年,但后世仍習慣沿用“南懷州”的名稱。市博物館收藏有一方金大定二十八年(公元1188年)的石買地券,券文開頭為:“維南懷州修武縣孝廉鄉定禾村祭主司翌,於村之北買一段……”此時“南懷州”已經取消“南”字37年,但券文中仍沿用“南懷州”之名。

        蒙古族南下滅金時,把“懷州”和“孟州”并在一起“行懷孟州事”,自此始有“懷孟州”之稱。懷孟州從元太宗四年(公元1232年)始,迄于元憲宗七年(公元1257年)改為懷孟路總管府,僅存25年,故只有蒙元時期的人和元代人才會有這樣的稱謂。

        從該買地券記載的“懷孟州長官馮汝楫”來看,張保民介紹,馮汝楫本人在《金史》《元史》中均沒有記載。但通過研究《北京圖書館藏歷代石刻拓本匯編》(第48冊)收錄的一幅《創建開平府祭告濟讀記》拓片,確定有其人,而他的官場發跡史與元世祖忽必烈在繼皇位前到濟瀆廟祭告有關。

        《創建開平府祭告濟讀記》碑尾處記載:“宣授懷孟長官馮汝戢立石”。忽必烈開創開平府后,派人到五岳四瀆祭祀宣告。到濟瀆廟祭祀是由忽必烈王府僚屬王博文為使者,撰文并篆額書丹。長春宮道士曾志濱陪祭,馮汝楫作為時任懷孟州長官,參與祭告并負責樹碑立石。此碑中立石人姓名是“馮汝戢”,“戢”字的寫法和買地券上的馮汝楫有所不同,但可以斷定為同一人。

        張保民推論,馮汝楫任職懷孟州長官后,尤其是在濟瀆廟祭祀負責立碑后,得到了忽必烈的信任,從此光宗耀祖。

        張保民說,市博物館收藏的銅質買地券很罕見,對研究焦作地名的沿革,和蒙元時期焦作地區的社會生活狀況有著重要價值。


      (記者 王瑋萱)

      文章編輯:陳婷 
       

      版權聲明 | 焦作日報社簡介 | 焦作網簡介 | 網上訂報 | 聯系我們
      版權所有: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  《焦作日報》遺失聲明熱線:(0391)8797096 郵編:454002
      本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(0391)8797000 舉報郵箱:jzrbcn@163.com
      河南省“網絡敲詐和有償刪帖”專項整治工作熱線:0371-65598032 舉報網站:www.henanjubao.com
      公安部網絡違法犯罪舉報網 河南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豫ICP備14012713號-1
      焦公網安備4108000005 豫公網安備41080202000004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號:41120180013
     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:11642120  地址:焦作市人民路1159號 報業·國貿大廈 


     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      版權所有:河南省焦作日報社 未經授權,請勿轉載或建立鏡像。
     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1120180013 電話:(0391)8797000
      亚洲国产中文私人影院